之前接獲安養中心通知母親的腦部斷層顯示前腦有積水,今天前來中心陪同母親看診,問問腦部積水的後續處理。

 

Aug.29,2017-2.jpg


        中午十二點剛過,母親已吃飽飯回房,我給母親帶了一大袋的生活用品,我請她在每件物品上標註收到日期,以免日後搞不清楚是從哪來的。母親的時序感越來越差,上個月的事她會以為是昨天,昨天發生的事卻講不清楚,也許時序對她而言已經完全不重要了,只要記得聽到音樂廣播去吃飯就好了。
        因為母親鮮少與其他住戶往來,獨自在房裡只有電視聲作伴,看著日漸囚禁自己的母親(甚至也在慢慢失去自己),除了盡可能讓她生活無虞外,能做的實在不多,「二十四孝」恐不是我能達到的神話境界!大部份的時間我都覺得母親頭腦渾沌,詢問十件事,總有四、五件回答不知道或不記得,但對於令她咬牙切齒的過往卻憤恨不減,甚至會越講越激動,雖然我希望能讓她多說說話,但這種充滿毒藥的話題還是讓我忍不住要打斷她,有時甚至必須嚴厲地喝止她停止。母親的記憶若只剩下各式各樣的毒藥,那該是多麽悲淒的人生!
       隨後姊姊也來探望母親,還好最後詢問醫師的結果是好的,不需要做任何後續處理,同時也無須擔心會有不良影響。母親快速老化的頭腦裡是否還存有美好記憶?我希望有,真的想聽她說一回曾讓她開心的過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心視界

方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