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一起吃午餐!」我一踏出教室後門就差點撞上一臉笑意的他,上午最後一堂課的下課鐘也才剛打過,厚厚兩本原文書環抱在胸前的我本能地往後退一步,瞪大雙眼警覺地看著他,試圖證實這句話不是對我說的,但我發覺苗頭不對,立刻不發一語繞過他離開案發現場。

      「你幹嗎?為什麼找我吃飯?」在快步逃離身後竊竊私語的同學後,我略帶怒氣的問他,與此同時我並沒停下腳步也沒轉頭看他。

      「因為學姐說妳常常不吃午餐。」他若無其事地回應我的敵意。

        當下我倏地停下腳步,轉過身又差點迎面撞上緊跟在我身後的他,我驚嚇地退後一步。「然後呢?」我接著說「再怎樣也用不著在教室外面等我,你不知道會有多少眼睛和嘴巴?!」奇怪,我的火氣似乎像野火燎原般的越燒越旺。

      「好啦~好啦~我下次不敢了!」他還是一派輕鬆。其實我內心真正想說的是:我有沒有吃飯到底干你什麼X事!

        我不得不承認,這件突如其來的小事除了讓我受到很大的驚嚇外還有很大的擔憂,因為有不少同學看到他來找我吃飯,而一向低調再低調的我,最最害怕的莫過於就是成為八卦女主角(要是女配角也就罷了)。其實他只是一個同年級但不同科系的男同學,我們之所以會認識,完全只是因為我們參加了同一個社團——舞蹈社,而且入社時間才短短幾個月,所以根本就談不上是什麼男女朋友之類的,充其量他只是我認識的一位異性,甚至連是不是朋友都還有待商榷。但他卻如此這般大辣辣又毫無顧忌地出現在我教室找我吃飯,真不知那些賀爾蒙指數破表又充滿想像力的同學們會編出多少曲折浪漫的故事來!

        舞蹈社除了專門練舞的教室外,有為女生社員準備一間更衣室。雖名為更衣室,但裡面有一張靠牆長桌,長桌上有兩盞桌燈及一台手提音響,木頭書櫃及鐵製置物櫃倚在另一面牆,還有幾張木頭椅及木頭板凳散至期間。我喜歡一個人或與明年要插班考大學的學姐一起待在裡面,我們時而專心看各自的書,時而愉快的聊天,幾個月後我與學姐漸漸熟稔,即使在放假的日子,我們甚至會不約而同的到更衣室看書,有時還到舞蹈教室活動筋骨,傍晚再一起踩著夕陽各自返家。有時在非社團時間,一些男社員也會到更衣室來找我們練舞,他們之中有一個人覺得女生更衣室很舒適,恰巧他又跟學姐同科系,所以總時不時敲門瞧瞧裡面是否有人,遇到大考,他更是要擠進來一起溫書。只要有男社員進更衣室,學姐告誡我們一定要將鐵門打開,免得引起誤會。但也因為這樣,我和學姐的小世界頓時變成三人行,因為不知從何時開始,那位男社員竟也養成了每天到更衣室看書的習慣。老實說多了一個人(而且還是男生)還真讓我有點適應不良,有時學姐恰巧不在,只有我和他在更衣室裡看書,心裡更是悶到爆炸,在這樣的情況下都是以提早離開更衣室收場。

      「男生以後不准待在女生更衣室!」教練下達命令。

      「我們的門都是打開的!」學姐正氣凜然地說。

      「學校其他老師有意見,就算開著門也不行。」就這樣,更衣室又回到我和學姐的兩人世界。

        有一次期末考前我和學姐一如往常地在更衣室看書,她卻突然反常地東摸摸西擦擦,顯得侷促不安,我沒搭理她,任由她走來晃去。

      「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過了好一會她終於開口,我從書本上抬起頭,只見她不停絞著雙手。說真的,我從沒看過她這般心神不寧,著實替她擔心,我微微皺眉點點頭希望能幫上忙。

      「現在如果有一個男生喜歡妳,妳會接受嗎?」她有點不知所措,手絞的更厲害了。

        難道這就是讓她心神不寧的原因?「喜歡我?誰啊?我認識嗎?」遲疑了幾秒後我提出一堆問題。

      「他擔心妳現在不想交男朋友,說出來反而壞了彼此的關係,而且⋯⋯前陣子有學妹跟他告白,所以他拜託我問問妳的意思。」

        照理說,被人喜歡應是件令人雀躍的事,但我非但沒有這樣的感覺,反而是滿腦的問號。喜歡一個人要先經過對方許可?是因為害怕被拒絕?為什麼我沒接收到對方的電波?對方是我跟學姐共同認識的人?最關鍵的問題是——他喜歡我跟學妹的告白有和關聯?

        我聳聳肩(很法式地),「我不知道,我從沒想過這種問題。」沒戀愛經驗的我如實回答。

      「那妳考慮一下,想好之後再跟我說。」她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

        考慮要不要接受一個「透明人」當我的男朋友?我壓根不知道他是誰,到底能考慮什麼呢?我想對方顯然缺乏“少年維特”的勇氣與堅持。

      「如果我拒絕,他就不再喜歡我了?」我突然冒出這樣的話,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嗯⋯⋯這個我不知道,我想妳還是先顧慮自己的感覺,我不希望你們當中有人受傷。」學姐很技巧地回答了我的尷尬。

        那一次的考試我意外地考砸了,自從學姐沒來由地問了我:「現在如果有一個男生喜歡妳,妳會接受嗎?」我的心思就沒離開過這個問題,書本上的文字、數字、曲線圖都閃爍飛舞個不停,甚至還出現了幾個男生的臉,啊~不只我的心亂了,連我的眼睛都快喪失對焦功能了,真是一個好令我招架不住的問題!

        風暴問題的幾週以來,我和學姐還是過著一樣的生活模式,彷彿完全沒因為「一個男人」而亂了我們的交情,我們絕口不談那個令我暈眩的問題。我仔仔細細觀察我和學姐共同認識的男生(其實也沒幾個),一心想靠自己的柯南精神找出那位心儀我的男子,但幾週下來,我不但毫無線索,甚至有些男生開始覺得我變得怪裡怪氣的。天啊,我真是氣自己無法讓那位透明人顯形,這種無形壓力簡直快把我給勒死了!  

       「喜歡一個人不是應該直接展開追求、表達愛意,再來才看看對方是否也喜歡他嗎?為什麼他都還沒開始就想知道答案?我覺得他太沒勇氣了,也許他並沒有他想像中的喜歡我,所以還是算了吧!」某天我突然在學姐身邊喃喃說出這番話,原以為她將這件事給忘記了。

      「妳⋯⋯妳真的要我這樣回答他?」學姐睜大眼帶有一絲遺憾地說。

         我低頭遲疑了幾秒,原來她還記得這件事,「嗯~這是我的答案。」我抬起頭堅定地看著學姐。

        好不容易解決了風暴問題後,我又恢復成了往常那個瘋瘋癲癲、無憂無慮的人,心中大石壓了我好一陣子,感覺三魂七魄都快散了。想想自己也太沒用了,不過就是個莫名的迷戀嘛(而且還不是自己的單戀),也能把自己搞得一副天翻地覆的模樣,說不定對方根本只是隨口一說,怪只怪自己在這方面完全沒經驗罷了!當時我心裡不停泛著嘀咕。

        之後某天的某個瞬間,我突然驚覺的發現(似乎有點後知後覺),之前那位喜歡進女生更衣室看書的男社員常常跟一位學妹黏在一起,也就是半年前到我教室門口找我一起吃午飯的傢伙。難道他就是透明人?我望著他的背影默默猜測,當然我不可能去問學姐,更不可能直接向他求證,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他就是我的透明人。只是現下這問題似乎有些愚蠢,因為究竟是不是他並不重要了,難不成要從學妹懷中搶走?還是當面說他是個不專情的人?無論怎麼做我都站不住腳,再說我對他也沒絲毫的男女情愫,所以就雲淡風輕、水過了無痕吧!

        在此之前我未曾有過愛戀的經驗,不明白所謂的「心動」,但那短短考慮的幾週確實讓我心煩意亂(好像也不算是心動),被人喜歡該是件美好的事,但對方的蠢問題卻讓我開心不起來。我不禁想問:這算是我的初戀嗎?沒有對象的初戀?附有條件的初戀?還沒開始就告終的初戀?當時我沒有答案,現在回頭看這段青澀的過往也不禁讓我莞爾一笑,原來是唐吉軻德的一場夢啊!。戀愛是門課題,是門需要終身不斷學習的課題,若你問我現在修課的成績如何,我還是一樣聳聳肩(很法式地),「不知道,還沒畢業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心視界

方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appy shao
  • 這是真實故事?
  • 您覺得真實性如何?創作性又如何?

    方珣 於 2016/10/24 21:16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