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家所能展現的不過就是時鐘的指針,但他選擇了屬於自己的瞬間。「我曾在此,這就是我在生命的這一刻所看到的樣貌。」

心靈之眼.JPG

 

@攝影,要屏氣凝神,把一切感官集中在稍縱即逝的現實前,若能成功掌握這瞬間的畫面,無論身心都會深感愉悅。

 

@攝影,意味著頭腦、眼睛與心靈都落在同一瞄準線上。

 

@攝影是一種大聲疾呼、追求解放的方法,目的不在於證明,亦非肯定它獨有的原創性。攝影,是一種生活方式。

 

@相機就是我的素描本,一個讓直覺與自發性作用的工具,更是瞬間的掌控者,它用視覺的方式發問,又同時做出決定。

 

@攝影時,永遠要對拍攝對象與自己抱持最高敬意。

 

@我的熱情,從來就不在「攝影這件事本身」,而是為了一種可能性,在忘卻自我的那幾分之一秒裡,因為記錄下某種主題以及形式之美所激盪出的情感,那是一種被眼前送上的東西所喚醒的幾何。

 

@主題的存在怎能視而不見?它就是無法被忽視。因為在世界上所發生的一切,乃至於最私人的領域都充滿主題,我們才得以清楚面對所有事情,並誠實地面對我們感受到的。總之,根據你感知到的內容,來選定自己的位置。

 

@看待一張照片,就像看待一幅畫,須在一瞬間看到整體,構圖在這邊同步完成,是視覺元素的有機協調。構圖不能毫無根據,它必須出於必要性,且形式不可與內容分割。在攝影這領域,存在一種新的造形方式:即線條在剎那間的作用,我們在移動中捕捉畫面,出於對生命的一種預感,攝影,必須在動態中抓到那個具有渲染力的平衡點。

 

@有時候不盡滿意,我們便會動也不動,等待什麼事情發生;有時候整個畫面都鬆散了,拍不到好照片幾已成為定局,突然有個人從眼前經過,我們透過觀景窗跟隨他的路徑,我們等待、再等待⋯⋯然後按下快門,至此才帶著背包裡好像裝了一些東西的感覺離開。

 

@攝影對我來說,是一種由無止境的視覺吸引力所觸動的自發性衝動,它既捕捉了瞬間,也留下永恆。素描,則是透過線條的遊走,將我們意識到的這個瞬間轉化成畫面。因此,攝影是立即的行動;素描則是默想的結果。

 

@就攝影而言,創作是短到只有一瞬之間、一次噴流或一個迅速回擊的事,是把相機放在與眼睛齊平的瞄準線上,在有限的框架裡頭去爭搶那些會讓你感到驚訝的畫面,要在空中不耍花巧地牢牢抓住,不讓它有任何逃脫的機會。繪畫是「做成的」,拍照則是「抓取的」。

 

@照相機這個工具不擅長回答事物為何是這般,但它倒是會使人開始詫異到事物為何是這般,而在最佳的情況下,透過獨特而直觀性的方式,它既提出問題又給予答案。藉由相機,我才能自主地漫遊,追逐「客觀的偶然」。

 

@當拍攝一幅肖像時,你總希望能夠掌握住該名默許的受害者內在的寧靜,這毋寧相當困難,尤其是要在襯衫跟皮膚之間硬插進一台照相機的情況下。至於鉛筆描繪的肖像,則取決於作畫的人是否內心平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心視界

方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