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驟雨打亂了陣腳,也擾了方寸,我分不清方向,同時也失去了目的地,看著滴落在地隨即消失不見的水珠,尋覓自我眼中流失的你的身影。

失落的你.jpg

 

越是想將一切緊緊握在手中,就會發現所有的人事物都漸漸地無法掌握,最後你終將形單影隻,有時「放手」才會獲得最好的結果。

孤.jpg

 

台灣之光以雄鷹的高度撒下種子,種子初萌芽,尚未結果,人卻不辭而別。初芽仍需每一個人的細心看護,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台灣之愛終能到處結實纍纍,直到永遠!——致台灣雄鷹  齊柏林導演

致齊導(齊柏林).jpg

 

一昧地勇往直前,卻不知適時的後退或轉彎,甚至不停謾罵擋在前面的人,要知道人生本來就不是只有一條筆直前行的路,有時慢下腳步,甚或與人攜手繞行一段也是一種生活態度!

華燈初上.jpg

 

法國哲學家 勒內·笛卡兒(René Descartes)說:「除了自己的思想,沒有什麼完全在我們的掌控之中。」我們有權利也有義務選擇快樂,你準備用怎樣的心情妝點每一天?

為自己上色.jpg

 

湛藍天際  無雲
背浹汗珠  成串
翠綠芒草  燦燦
我在山頭聽蟲鳴鳥和
頂風徐徐
企望吹去蒼蒼華髮

一個人的旅行.jpg

 

朋友說我浪漫,我怔怔盯住手機螢幕良久,最後卻是「已讀不回」。我努力+認真地檢視自身的細胞,心想難道訴諸文字的「浪漫」只為隱藏其不足?我擷取DNA試圖尋找,想弄清楚到底是我搞丟了,還是它從不曾存在。

L-O-V-E.jpg

 

法國作家 古斯塔夫.福婁拜(Gustave Flaubert)在《情感教育》裡寫到:「女人的心就像藏秘密用的小櫃子,裡頭全是抽屜,一個抽屜裡面又是另一個抽屜,沒完沒了。打開這些抽屜很費事,而且會傷到指甲。況且,打開之後也許會發現裡面只裝著枯萎的花朵,或只有一撮灰塵,又或者空無一物!」我也許有很多抽屜,連自己都數不清了。有些抽屜裡的泛黃信籤上的字跡早已模糊不清,甚至有些已粉碎成灰。我翻遍所有抽屜想找回遺忘的記憶,但既已遺忘還能知道要找回什麼嗎?我像是偷窺者隱隱地發現自己的秘密,我不可置信地讀著自己,那位陌生的自己,我遲疑著是否該接受那樣的人生?

女人心.jpg

 

有時太過明確的路徑也不禁讓人產生疑惑:難道只能循前人的步伐走下去?拐個彎會不會有另一番前所未見的風景?

涉險.jpg

 

初櫻 or 殘櫻,我站在櫻樹下傻傻分不清。有時是這樣的,你只能獨行,縱使身邊人來人往。

櫻蜂共生.jpg

 

有些人有些事,你只能當旁觀者,插不上嘴也幫不了忙。你惋惜被虛擲的光陰,竟不知對方其實樂在其中。原來,每個人的生命軌跡都不相同,有時重疊、有時交錯,但有時也背道而馳。交會時的璀璨,稍縱即逝,背道而馳又該是怎樣的無奈及堅決?「是非對錯」都是相對而言,多數人只是追求當下的一個“痛快”,畢竟,永遠太遙遠,有時連想望都不可能。

花之殘影.jpg

 

小艇在藍色畫布上撒出一道白,但不用多久就會「春夢了無痕」,我的視野永遠無法企及盤旋的鷹,飄洋過海的你是否還眷戀故鄉的溫度?

藍的溫度.jpg

 

是男與女的對話?是人與大自然的對話?還是我與看倌們在對話呢?啊~原來是我與自己在對話。

女人心.jpg

 

人生看起來複雜,但實際卻很簡單,是我們自己把它弄困難了,好像簡單過生活就活不出味道似的,拼了命的加油添醋,殊不知太多的味道反而失了本質。

本質.jpg

 

春至,我想飛,飛進渾沌無竅中,只為觀照自身。

殘梅.jpg

 

一個沒有秘密的人實在太過暴露,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遮住重要部位。

問天.jpg

 

有沒有服下後就可以看透人性的藥?一個人有可能完全了解另一個人嗎?俄國作家屠格涅夫在《父與子》中寫「我們兩個終歸是無法瞭解對方的,至少我沒有榮幸能理解您。」是多麽謙卑的嘲諷和一語中的啊!「人是一個謎,需要解開它,我在研究這個謎,因為我想成為一個人。」就連杜斯妥也夫斯基也這樣說著。人心終究不是一道是非題,有時我們都不懂自己了,難道不是嗎??

人性黑洞.jpg

 

 

短暫的秋

來不及紅的楓

抖落一地的失望

斷翅而飛的季節

伴隨我漫長無盡的等待

謝謝你 給了我想你的機會

感謝曾經.jpg

 

故事不會因閉嘴就停止傳頌;回憶不會因闔眼就消失殆盡,待炙陽吞噬我眼中汗漬,你將只會看見我燦爛的笑容。

藍眼淚.jpg

 

嘻嘻嘻,快樂是會傳染的,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三口組.jpg

 

那些沒說出口的話,往往是最真實的話,同時也是最想告訴對方的真心話。

愛要及時.jpg

 

緊閉的門扉拒人於千里,我不得窺見其中,其中也困在自身的牢籠,我們咫尺卻永世無緣識!

敲心門.jpg

 

每天都給自己一個慶祝的理由,哪怕只是一到公車站公車就來了,或是遇見一幅感動自己的照片這樣的小事,生活中處處有驚喜,只要你留心!

遇見感動.jpg

 

當你對一個人或一間企業開始產生問號,他(它)的所作所為在你眼中都將越趨扭曲變形,最後導致完全的不可信任!那不代表他(它)改變了,而是你的腦產生了變化。

異變的腦.jpg

 

你是一個世界

一個奇幻又美妙的世界

一個閃耀著璀璨光芒的世界

一個我從未涉足的世界

我被深深吸引  目眩神迷

我只想打開心門  進入你的世界

好讓我的生命也能迸發出不一樣的視界

兩個世界 拷貝.jpg

 

微醺  是前一秒的畫面

一杯紅酒  遙祭歷史墳塚

酒盡緣絕

舉空杯  溢相思

醉視界.jpg

 

流動沙漠蜿蜒,我獨自佇立在沙稜線上遙望,曾有多少英雄豪傑在此現身?又曾有多少血淚緩緩被吞噬?流動掩蓋歷史,日復一日,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我們既不是過客,也從不是歸人,我們只是夢中的驚鴻一瞥。

寂寞沙稜線.jpg

 

11月11日是憑空而降的光棍節

是商人搞出來賺錢的噱頭

愛麗絲驚醒後

會不會發現自己一夕白頭

兔子原來是無可企及的星空

樹洞只是座逃不出的牢籠

仙境竟是地獄的前廳⋯⋯

最後生存者.jpg

 

「我這次有騎駱駝喔!」我興奮地將手機裡的相片推給朋友,「裡面哪一個是你?」朋友仔細將照片放大再放大,「我⋯⋯我是拍照的人,沒辦法出現在照片裡!」朋友突地意會過來,拍著我的肩膀尷尬地哈哈大笑起來,我陪著乾笑兩聲以作收。

走進死亡之海.jpg

 

雲絲眷戀著藍天,千年前的喃喃誦經聲似乎還徘徊在這片荒涼,我拾起歷史,聽不清颯颯風聲的泣訴,只能憑藉殘破遺址幻當年。

雲彩話當年.jpg

 

浪沙吞噬英雄跡

狂風襲捲英雄衫

烈日舔拭英雄淚

千古萬物書歷史

獨留一隻蘆葦伴殘陽

南疆羅布人村寨8.jpg

 

份際是條隱形的線,有時會不經意的跨越,不知不覺傷害了別人;有時會刻意的跨越,有知有覺縮短了距離。不論有意還是無意都是越界,最後就算能回頭,也不再是原來的關係了。

捧心.jpg

 

聽見風  聽見雲  我聽見你的心~~

聽見.jpg

 

何謂幸運?幸運是否俯拾可得?有人心存感激便覺處處幸運;有人怨天尤人總覺處處碰壁,原來幸運就在轉瞬間!

My-Luck!.jpg

 

如果這是我們最適當的距離,我會強迫自己待在那個位置,畢竟這對我來說並不算是天大的難題!

危險邊緣.jpg

 

這世界就是有與你完全不同的人,否則大家都只吃甜食怎麼得了!

人類是生態的一部分.jpg

 

對於自己所選擇的生活是沒理由可埋怨的,除非是有人拿槍指著你的太陽穴,或者你是個無行為能力者。

無畏.jpg

 

每位藝術家都希望觀者能懂自己作品中想表達的意境,但就像詩一樣,有時是創作者或深或淺的意識,更甚至只是短暫的靈光乍現,所以要讓所有觀者都懂,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我一直相信“緣”,一件作品能觸動觀者的情感也是需要緣分,隱藏在作品中的小細節也需要緣分被觀者看見,“秘密”也許是作品中最引人遐想的部分,但沒發現其中的奧秘也沒關係,因為有時創作只是作者的一種體驗、一些想法,不需要別人的點頭認同,也不需要他人的鼓掌叫好,終究這世上沒人能完全瞭解另一個人,但倘若有人能懂,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暗黑中的鑽石.jpg

 

朋友不會一輩子陪伴你,因為各自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如果能朝同一目標前進就太棒了!但終究可選擇的道路太多元了,屆時只要真心祝福彼此就足夠了。珍惜當我們還是朋友的每一個moment!

祝福.jpg

 

『如果經濟狀況許可,你的生活模式會有任何改變?吃的比較好?穿的比較好?用的比較好?還是⋯⋯』

『我會適時增進攝影設備,還有增加出國次數,That's all!』我想我是個食衣住行育樂極度不均衡的傢伙。

冬雪.jpg

 

一件無法誘發觀看者思考的作品,充其量只是一位等待老去的美人兒,在眾人拍拍手過後,就開始被人遺忘。

褪色的夕陽.jpg

 

天空和翅膀都準備好了,你~準備好了嗎?

正是起飛時.jpg

 

「藥」是很多人的寄託,彷彿是一場「藥到病除」的神奇魔術,但五顏六色的藥丸究竟是保命丹還是毒品?

藥到命除.jpg

 

千奇百怪的人就像包羅萬象的景,無論如何都按不下的快門就像話不投機半句多的人,是誰的錯?不,只是視角不同罷了!

稻畫2.jpg

 

特立獨行不是錯,更不是罪,善用自己的獨特性,繼而將之發揮在對社會的有用面向,如此才能增強自信心,才有可能創造不同凡響的人生旅途。

unique.jpg

 

家庭框架、道德框架、社會框架⋯⋯,我們總時不時就得面對種種強加在身上的框架,當然還有最難掙脫的——自己給自己的框架。人生只有一遭,而且長短不可預期,不是你「該」成為怎樣的人,而是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躍出一片天.jpg

 

忍與寬容是不一樣的,寬容帶有心甘情願,忍耐則有被強迫的味道,終究「忍」是插在心上的一把刀,是會受傷的!

拒絕忍耐.jpg

 

『過號了嗎?』安靜的候診室突然響起,我抬頭看見話音出自一位年輕男士。

『不然咧!』身懷六甲的小女生指指牆上的叫號機。

『妳這白癡,不是叫妳早一點出門!@#$%&@#$%~~』

我立刻收回視線,決意不再觀看這份「關係」。

關於關係.jpg

 

如果你感到無力、感到陌生、感到不信任、感到心灰意冷、感到一無是處、感到使不上力、感到想遠離人群,那就暫時拋棄一切,走出自己生活的牢籠,給自己一點乾淨的空氣,讓心去飛,讓靈魂重生。

轉身.jpg

 

陌生環境總讓我有點緊繃,井然有序的排隊人潮淹沒了我,我只能口戴口罩、耳掛耳機的無聲呼救,我強烈懷疑:我患有嚴重的人群恐懼症!

就是愛排隊.jpg

 

Sometimes,踏進去就很難回頭,不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這般戲劇,放不下的不是別的,是自己那顆還蹦跳跳的心。

一頁舟.jpg

 

生日要許三個願望,可不可以是一樣的?如果一個願望許十次會不會實現?那一百次呢?一輩子該有多少願望才算合理?才不致顯得太過貪心?願望如果動不動就實現,是不是也太顯無趣?哎呦⋯⋯願望真讓我困惑!

祝禱.jpg

 

一張照片的明暗度可經由沖洗師在暗房決定,也可輕鬆的在 Ps 上拉來拉去,但人的內心世界是否也可如此輕易地說變就變?

明暗之間.jpg

 

每一件作品都是自己的孩子,不論是懷胎一個月還是十年,都是確確實實從自己思維裡併發出的寶貝。他人不喜歡我的孩子重要?我想最重要的是:身為父母的我們能了解自己的孩子、知道孩子的內涵、珍惜孩子的成長過程。

寂寞車廂.jpg 

 

一套穿搭

有人讚美 有人嫌棄

一幕風光

有人拍的開心 有人閑的發慌

天下人

各懷鬼胎  各憑本事

天下事

莫名奇妙  無奇不有

曬太陽囉!.jpg

 

東西本身沒有所謂的貴或便宜,對我而言只有值不值得的問題!

選擇.jpg 

 

「往生」即是通往神的國度

往生是通往神的國度.jpg 

 

善意謊言終究脫離不了「謊言」二字

當被揭穿的那一刻

還是帶有應該存在的罪惡感

但如果能重來

我想「善意」還是我最終的選擇

也許  也許下次不會被發現

心鎖?鎖心?.jpg

 

輸贏未果 

漂浮 

彷彿時間凍凝著 在過往

取捨不定 

躊躇 

彷彿遊戲持續著 在記憶

輸贏未定.jpg

 

虛虛實實,何者為真?有時信以為真的反而只是鏡花水月。

 虛實之間.jpg

 

撐船竿 篙人將帶我去哪?

是搖到未知的未來還是通往已知的過去

未來、過去一線隔

我只能掌握現在 Just right now!

Just right now!.jpg 

 

一抹笑 一縷憂 一絲悲

留給自己最後一滴淚

走過 都是深深地感謝

一步一腳印.jpg

 

相遇,是百年前的約定

妳綽約等待

等待我前來赴約

我一顆心噗噗狂跳

濃烈的期盼席捲全身

我加快腳步尋尋覓覓

『嗨~久違了,我的前世今生!』

前世今生的相遇.jpg

 

迷失 

在都市 在人群中 

一個人是躲也躲不掉的失落

流浪 

沒有地圖 沒有目的地 

有時只為找回最初、最真的自己

迷失%26;流浪.jpg

 

逝,有如繽紛櫻花落

唯美中參雜一絲酸酸的哀

微笑裡噙一滴不知名的淚

送走最後一瓣

意謂即將換上一襲新綠

會有不同結局的,也許

關於逝.jpg 

 

掛上笑容 戴起顏色

吸引目光方便模糊焦點

影藏傷 黑隱痛

因為影子不流淚

影子不哭.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貓頭鷹的心視界

方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太陽公公
  • 安妮姐我喜歡盧葦伴殘陽那張
  • 謝謝你喜歡~~

    方珣 於 2017/06/16 17: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